本站域名kb100.co/kb100.me

kb100 绳艺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凤花劫(2)

时间:2018-01-25 19:24来源:未知 作者:kb100 点击:
试上一试,甚是可惜,倘若能把握火候,岂不妙哉。 反观赛玉凤,这小美人正在妙龄,含苞待放,且生性娇蛮,紧绳凌虐,虽可 得一时妙境,恐经不起时日。况且此女处子之时便生的如此曼妙身姿,若日后尽 尝人事,必是个
试上一试,甚是可惜,倘若能把握火候,岂不妙哉。
 
  反观赛玉凤,这小美人正在妙龄,含苞待放,且生性娇蛮,紧绳凌虐,虽可
得一时妙境,恐经不起时日。况且此女处子之时便生的如此曼妙身姿,若日后尽
尝人事,必是个乳丰臀肥的美娇娃,再施以重手法,才是妙事一幢。
 
  想到此处左欣再也按捺不住心头欲望,从包内取出两条棉绳,四副特制的细
链细环镣铐,以及两件女子的薄衫,分成两份,收拾停当,待这姐妹吃完东西即
可动手捆绑。
 
  牡丹、玉凤虽是大户人家出身,平日吃喝不愁,但如今水米未进,几块干粮
不多时便吃个干净。
 
  左欣见状提着准备好的东西走到二女面前,看了看地上的绳索,笑道:「两
位小姐,今次赶了这许多的路,人困马乏,想必两位也累了,左某有意让两位姑
娘休息一下,不过若是放你们这样休息,倘若哪位小姐想家,又被左某发现,恐
怕多有不便,哈哈,不如让我先做个坏人,如何?」
 
  赛玉凤低头看了看地上的一大捆绳子,又抬头看看左欣手中拿得两个包袱,
嘟着小嘴,大着胆子娇声道:「你本来便是坏人,还用先做后做,要绑就绑。」
 
  「那如此左某就不客气了。」说罢左欣作势就要提绳动手。
 
  赛玉凤瞪大了眼睛,本以为这人知道自己和姐姐被捆了几个时辰,莫说逃走,
连走路都难,此刻说要捆绑只是要自己和姐姐求饶,心中不忿,故此出言。
 
  哪知见果真要绑,想到自己昨晚的遭遇,再也硬不起来,美眸中含着泪水,
带着哭腔娇声道:「你这人果真是坏人,人家被你捆绑一整夜,只道是愿赌服输,
如今尚未赶路,你就要动手上绑,你……」
 
  左欣见状心中暗笑:「凤儿姑娘,既然愿赌服输,又不愿被绑,就要学的乖
巧,懂得讨本公子欢心,似你这般哭闹,如何能叫人轻饶你,倘若不绑你,我便
是好人吗。」
 
  赛玉凤闻言,一边抽泣一边娇声道:「人家心中委屈,又不是向你哭闹,嗯,
你若今次不绑人家,便是好人。」
 
  左欣笑道:「好,把这个穿上,在再戴上手镣脚镣,便不捆你了。」说罢把
一个包裹扔到赛玉凤身前。
 
  转身将另一个包袱扔到金牡丹面前,言道:「牡丹姑娘,你也把衣衫穿上,
自行上好手镣脚镣,可免绳绑。」
 
  「多谢公子怜惜我姐妹,凤儿年纪尚轻,公子莫怪。」金牡丹柔声答道。
 
  二女喜孜孜的将面前包袱打开,取出衣衫,各自穿上,虽是薄衫但也好过半
裸身子,赛玉凤衫子甚为合体,金牡丹酥胸高挺,系好薄衫,则略显紧迫。
 
  包袱下面各是两幅锁镣,色做银白打造精致,好似女孩家的首饰,但其坚固
不输官府铁镣。牡丹、玉凤各持一副在手,咔咔清响,分别锁死双腕,左欣又取
剩下两幅,先锁死赛玉凤一双玉足,在帮金牡丹解开绳镣,换成脚镣。
 
  收拾停当,左欣取过剩下的棉绳,命金牡丹、赛玉凤二女转过身躯跪好,双
姝心中惧怕不敢从,依言跪好。
 
  左欣先到金牡丹背后,将棉绳折成双股,绕过姑娘身前,将牡丹胸前一双娇
乳细细捆扎,直勒金牡丹莺婉燕蹄,乳肉高耸,坎坎破衣而出,方才罢手。
 
  随后命赛玉凤站起身来,跪到一棵树下,左欣用棉绳将赛玉凤双手在身前扎
好,在将绳索扔过树梢,提着绳头道:「凤儿姑娘,此次对你略施小惩,若是日
后再犯,就别怪鄙人辣手摧花了。」言罢一手持绳,一手俯身扶姑娘起来,待赛
玉凤完全站起,这才双手用劲,拉动棉绳,将这小美人慢慢吊起,直至双脚脚尖
微微触地,这才将绳索系在树干上。
 
  用手一托赛玉凤的脸蛋:「小美人,这蜻蜓点水吊你小半个时辰,过后自会
放你休息。」
 
  这赛玉凤今次倒是乖巧,一番捆吊均是垂首肃立,见左欣已将自己吊好,娇
声道:「人家以后再不哭闹,只吊一盏茶好不好?」
 
  左欣心中哭笑不得,言道:「那就再加十鞭。」
 
  「凤儿若吃十鞭,少不得又要哭闹,惹公子烦心,况且这新衣服也得打坏,
不如吊人家三盏茶的时间好了。」
 
  「好,看你这丫头学得到快,就吊你两盏茶的时间。」
 
  「多谢公子怜惜。」
 
  左欣取来毛毯,叫金牡丹盖好,不多时这大美人就沉沉睡去。过得一会,左
欣也将赛玉凤放下来,裹好毯子,也放在金牡丹身边,这小美人缩成一团,半晌
也睡了过去。
 
  左欣将地上的两股麻索整理停当,靠在树上,一边休息,一边盘算:这娇媚
牡丹要如何凌虐,方可尽兴。
 
                              (三)品花
 
  左欣打个哈欠,睁开双眼,一看天色,已是过了晌午,看看仍是在呼呼大睡
的二女,心中不禁嘲笑起自己来:「本来就是窃玉偷香,如今美色在手,还弄得
好似怜香惜玉一般,这肆意妄为的念头却只是在还心头盘算,真是色大胆小。」
 
  想到此处,左欣站起身来,轻手轻脚走到儿女身边,细细观瞧,但见赛玉凤
身形侧卧,紧紧拥着毯子,吐气如兰,睡的正香。金牡丹也是胸脯一起一伏,睡
得美态尽显。左欣仔细看着这金牡丹的脸蛋,心想:「这美人酣睡之际,竟也如
此美貌。」一时之间,方才想得那些凌厉手段却又不知如何下手了。
 
  这金牡丹睫毛又长又弯,如今正在睡态,美眸紧闭,更是平时难得一见的美
态,左欣心中正在胡思乱想,忽然发现这美女的睫毛微微颤动,探手轻轻掀开金
牡丹身上盖的薄毯,细看这美人的酥胸,一起一伏甚是急促,细细观瞧,心中已
有计较,缓缓探出右手,抄向姑娘的腿弯,左手深入姑娘颈下空隙,突然发力将
金牡丹抱在怀中。
 
  金牡丹这时仍然美眸紧闭,但是一张俏脸已是彩霞满天,左欣心中暗笑,长
身而起,抱着这大美人转身向树林而去。
 
  左欣寻得一棵大树,枝杈高矮粗细甚是合适,便将手中美人放到地上,金牡
丹此时已经睁开双眼,跪坐在地上,轻垂稽首,一副任人处置的可人儿样。
 
  左欣先将紧着金牡丹酥胸的棉绳解开,又把手腕、脚踝的细镣去了,将从怀
中取出的麻绳、棉布丢在金牡丹身侧,再把解开的棉绳理好,吩咐一声:「速速
把衣衫都除了,反背双手。」
 
  金牡丹看了看自己地上的麻绳、棉布,又看看了左欣手中折成双股的棉绳,
轻声道:「可是留下贴身小衣么?」
 
  「哈哈,姑娘贴身小衣,鄙人已有用处,所以嘛,烦劳姑娘一并除去。」
 
  「不知……不知公子有何用处?」
 
  「封你的樱桃小口,这个姑娘昨夜不是已经领教过了吗?」
 
  金牡丹低头看看丢在身边的棉布,哀求道「若是封口,这块棉帕足矣,奴家
小衣未免太大,求公子明鉴。」
 
  「哼」左欣冷笑道:「那块棉布自有用处,至于用在何处,一会你便知晓,
速速宽衣,若要鄙人亲自动手,那等会捆上的便不是这棉绳,而是地上的麻绳了,
用哪个绑姑娘自己选。」
 
  金牡丹见左欣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那有半点适才怜惜自己姐妹的样子,低
头不语,慢慢将外衣,小衣褪下,双手护在胸前,将白嫩的脊背露了出来。
 
  「看来姑娘还是想尝尝这麻绳的滋味,若是如此,鄙人就不客气了。」左欣
冷冷说道。
 
  「奴家这就服绑,公子莫急。」言罢,缓缓将双臂反剪到身后,胸前两团乳
肉再无遮拦,此时金牡丹一张俏脸几乎红透,恨不得将头垂得更低。
 
  见此美景,左欣心中大乐,这柔美的女子在威压之下果然妙极,也不多言,
将手中棉绳一展,压上姑娘美颈,使了个小五花的手法,大臂三圈,小臂两圈,
高吊双腕,打好死结之后,将绑的结结实实的金牡丹从地上提起来,捉着绳结将
金牡丹上半身压下去,探手捏住姑娘腰际的裙边,猛然一拉,将金牡丹的罗裙褪
下半截,这娇牡丹的美臀便显露出来,不等姑娘出声,左欣便探手先是在金牡丹
的粉臀上来了一记重的,而后贴着姑娘浑圆的曲线滑进腿侧,用力一拧。
 
  「嗯……公子你…啊、啊……,公子是否要疼死奴家么」,金牡丹费力扬起
俏脸的轻声娇呼,欲拒还迎,听在左欣耳中好似仙乐一般,松开手中美人道:
「哈哈,牡丹姑娘,刚刚叫你尽除衣衫,难道这罗裙不是衣衫不成?哼,怪只怪
你不听本公子的话,刚才两下只是略施小惩,至于这罗裙嘛,姑娘既然已经捆绑
结实,自然由本人代劳了,跪下!」
 
  「嗯,牡丹身压彩藤,凡事唯有烦劳公子。」说罢,轻移莲步,将已经褪至
小腿的罗裙留在原地,玉腿一并,袅袅婷婷的跪在地上。
 
  左欣心中大喜,但也难免闪过一丝疑惑,这金牡丹难道生性放浪不成?转念
一想,这又何妨,总比哭哭啼啼的好,便解开腰带,走上前去,将剥下来的衣衫
丢在金牡丹身前,又把姑娘紧紧并在一起的小腿向两侧踢开,俯身也跪在这美人
身后,一把扯掉亵衣,探手拿住牡丹背心绳结,向上一提,在姑娘耳珠边小声道:
「本公子今日就尝尝你这朵牡丹花的滋味。」说罢旋即下按,准备将金牡丹上半
身按在地上,翘臀受辱。
 
  「公子,且慢。」金牡丹回首轻声道:「这背心绳结倘若提松了,怕是扫了
公子兴致,这棉索甚是柔软,何不将这绑绳再紧上一紧,待索子吃进身子,公子
也好尽兴,若不嫌妾身貌丑,便可打散贱妾发髻,再…再将将发丝握在手中,以
后要生要死,都依公子处置了。」
 
  左欣闻言冷笑一声,也不多言,松开金牡丹背心绳结,将一双柔若无骨的丰
满玉臂又细细捆扎一遍,道道入肉之后,又把双腕反绞背后,十字打结,金牡丹
一阵嘤嘤燕燕,娇声道:「如今便是彩藤锁牡丹了,嗯,公子若是喜欢,可再吊
高一点,妾身吃得消,啊……
 
  看着被重新捆绑,扎做一团的大美人,左欣赶忙用右手把握在手中的发丝盘
了几圈攥死,探左手扶住牡丹小腹,一挺身,便开始享受这飞来艳福。
 
  金牡丹被人捉着发髻,上身先被提起,旋即按在地上,胸前两团美肉前后摇
摆,檀口微张,莺婉燕蹄,姑娘美眸一闭,泪水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心道:「但
愿这人只为美色,我和妹妹就算身子不保,尚可活命。」
 
  树林之中,金牡丹反绑双臂,被人提着发髻,跪伏在地,浑圆的翘臀犹如风
中蒲柳,前后摇摆,胸前两团软肉,上下弹动,愈来愈急。
 
  连番酣战,这未经人事的大美人,那经得起如此鞭笞,每每脱力不支,都被
身后之人如同骑马似地提起又按下,周而复始,姑娘一侧脸颊被按在地上,只露
出半个脸蛋,已是红霞满天,亦不复起初的疼彻心扉,星眸半闭,一张檀口微张,
开始还能出声讨饶,此刻却只发出含混不清的娇吟。
 
  金牡丹觉得身子越来越紧,正待出声娇吟,忽觉发梢一紧,娇躯已被身后之
人大力提起,一张大手已将胸前软玉紧紧握住,紧扣之下,丰腴的乳肉坎坎从指
间溢出,姑娘只觉得身下一股热流涌入,立时又如前几次一般的奇异感觉再次袭
来……
 
  左欣心满意足,看了看扔在地上的金牡丹,连番征伐之后,此刻这柔若无骨
的大美人瘫软在地,连半根指头都动不了,何况还上了如同刑前紧法的绑绳,左
欣俯身拾起地上的毛巾,捉着姑娘下颌将脸蛋板过来,稍微用力一捏,将毛巾顺
势紧紧塞入,又取来地上备好的麻索,折成双股,把牡丹姑娘的一双长腿由小腿
至玉足细细捆扎,在脚踝中间打好绳结,只余一截短索。再取一条长索,一头紧
紧系在金牡丹背心绑绳处,另一头扔过树梢,先让这美人起身跪在地上,在慢慢
拉紧吊索,蜻蜓点水的把姑娘吊个结实。
 
  金牡丹上身受力,身子前倾,若不是被系紧的双足微微着地,一双粉臂早已
吊至极限,倘是如此,也把个美貌如花的牡丹大小姐疼的玉容失色。
 
  其实这金牡丹自绣楼遇袭,本以为官府拿人,已知性命难保,谁知来人颇为
奇怪,舍镣铐不用而取绳索费力捆绑自己,且对自行宽衣被绑也颇以为许,言语
调戏也不似官府办案,后来活捉妹妹赛玉凤,所绑之法也颇为羞人,况且就算官
府办案,五花大绑捉得人犯,速速押走也就是了,此人却大费周折,也把妹妹剥
得只剩小衣,又贴身细细捆绑,还除去鞋袜,以绳做镣,蒙眼堵嘴,方才押走,
这分明是要慢慢折磨自己和妹妹,哪有半点官府捉人的样子,因此牡丹姑娘心中
已有计较:「即已被擒,自身难保,不如一路之上但求哄得来人心满意足,若此
人真是官差,自己性命难保,但求不要害了妹妹一家;若是假扮,说不定自己也
能留得性命」。
 
  直至此时此刻,口衔毛巾,想要讨饶都难以开口,金牡丹心中不禁一阵哀怨:
「本以为欲拒还迎,让这人裸身紧索的要了自己身子,便能罢手,哪成想又被凌
吊于此,不知道还要用上何等手段折磨自己,唉,也罢,倘若这人能尽了兴致,
凤儿妹妹也可少受点罪。」
 
  左欣取来黑纱把金牡丹眼睛蒙上,顺手折了一根细枝,摘掉叶子,擎在手中,
开始抽打这吊着的动人尤物,每鞭下去,白嫩的酮体上就是一道细细血痕,专拣
姑娘的大腿、翘臀、酥胸、背心等处下手,左欣越打越兴奋,噼啪之声不绝于耳,
直打得金牡丹胸前两团美肉花枝乱颤,格外醒目,起初牡丹姑娘还能娇哼几声,
打到后来便稽首低垂,动弹不得了。
 
  看着金牡丹胸前纵横交错的数十道细细血痕,左欣不禁血脉贲张,牡丹越是
吃痛娇哼,下手便愈来愈重,几欲想把这娇媚牡丹就此活活鞭死,一转眼就打了
五十几鞭,眼见姑娘不再出声,左欣甚是扫兴,伸手摘掉堵嘴的毛巾,对准酥胸
又是重重几下,除了胸前花蕾又添几道彩痕外,金牡丹力气用尽,只是轻轻娇喘,
再也无力求饶闷哼。
 
  左欣兴致正高,眼见如此甚是扫兴,但这美人已到极限,再施酷刑,也恐难
有乐趣,只好放她休息一阵再作计较,不过幸好还有一只美凤儿,想到此处,左
欣哼着小调,将牡丹姑娘放下,松绑,再给她些干粮、淡水,吩咐道:「穿好衣
服,自行带好手镣脚镣。」说罢,也不怕她逃走,便转身去找那只美凤儿。
 
  转过几棵大树,来到休息之处,定睛一看,这赛玉凤已经醒来,此时正在解
马匹缰绳,看到左欣回来,这小美人吓得玉容失色,左欣佯怒道:「你好大胆,
是否想要逃走?」赛玉凤故作镇定答道:「人家看马儿饿了,想要喂些草料,谁………
谁要逃走了?」左欣看她结结巴巴的样子,心中好笑,心想:「小丫头颇为乖巧,
正愁不知如何收拾你,你到送上门来。」
 
                              (四)戏凤
 
  左欣拾起地上原本捆绑赛玉凤的绳索,边走边说:「当真是只来喂马?」
 
  见到左欣提着绳子慢悠悠走来,赛玉凤尽管心中胆怯,还是大着胆子说道:
「公子明鉴,人家真的是来喂马的,倘若欺瞒公子,就……」。
 
  「就当如何?」左欣边整理手中绑绳,边好整以暇的问道。
 
  「嗯,就……等会,你让人家好好想想嘛」看着左欣手中的绳索慢慢理顺,
赛玉凤心中怦怦直跳,赶忙说道:「就……就让公子吊起来重重打上一顿皮鞭」。
 
  「那好,本公子暂且信你一次,看你如此乖巧,便先给你打开手镣。」又从
怀中取出一条头绳,正是昨夜绣楼之下从赛玉凤头上取下的那根,说道:「也顺
便将发髻扎好」。
 
  看着左欣将手中梳理整齐的绑绳别在腰上,赛玉凤心下稍安,又听得要给自
己打开手镣,赶忙喜孜孜的答道:「那凤儿多谢公子了」。
 
  打开手镣之后,赛玉凤轻轻摸着自己的双腕,一边娇声道谢,一边伸手去接
头绳,左欣把手一收,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就由鄙人代劳给凤儿姑娘戴上
吧」。
 
  「那就有劳公子了。」赛玉凤将自己的秀发拢好,转过身去,双手在身前握
着衣角,娇声答道。
 
  左欣握着姑娘的秀发,轻轻拢了几下,将发丝拨到姑娘肩侧,探手将赛玉凤
双臂擒住,缓缓拧到背后,这小美人先挣扎了几下,便顺从的任由左欣将双臂反
剪,又怯声问道:「公子,你……」。
 
  「呵呵,凤儿姑娘还是长发垂腰最美,这头绳嘛,还是另派用场的好。」说
罢腾出一只手一压姑娘香肩,厉声说道:「跪下!」
 
  赛玉凤哪敢不从,缓缓跪在地上,娇声道:「公子,人家……」
 
  「住口,你欺瞒本公子,牵马喂草还要放鞍韂不成?看来你还是不知厉害,
再不如实道来,今次定当严惩」。
 
  赛玉凤一时语塞,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左欣见状,冷笑一声:「既然如此,
就别怪本公子手下无情了。」随即取出麻索,抖开对折,往赛玉凤颈后一搭,压
颈吊臂,把这小美人结结实实的五花大绑起来。
 
  这赛玉凤老老实实跪在地上,十分顺从,任由左欣把她提起压下,紧紧捆绑,
除了轻轻娇哼,再无半点反抗。
 
  左欣见这丫头不再出声,本想存心捉弄,将她双腕高吊,迫这小美人出声求
饶,谁知刚把双腕十字交叉绑好,尚未用力上提,这美凤儿却开口娇声道:「不
用公子费力,凤儿自己来。」
 
  便跪在地上轻轻扭动上身,将反剪在背后的双手努力上举,坎坎到得后心位
置,回首向着左欣轻轻说道:「嗯,这样已到人家极限了,欺瞒公子是凤儿不对,
就请公子如同昨夜一般再在把人家给紧死好了,倘若……倘若还气人家,就请公
子便依着凤儿开始所言处置。」
 
  说完又自顾自的小声说道:「嗯,公子大人大量,必不会和你一个小姑娘计
较的。」说罢又回首望了左欣一眼,吐出舌头做了个可爱的表情。
 
  见此美态,左心不禁心中一动,假意寒声说道:「这样便能免去鞭打,岂不
太过便宜?」
 
  赛玉凤急忙娇声分辨道:「凤儿只是想真心认错,鞭打,紧绑,公子尽管处
置便是」。
 
  「看你如此乖巧,一顿鞭子暂且记下,但这绑绳还得捆个结实」,左欣说着,
手下不停,用膝盖顶着姑娘后心,将绳索拉紧打结。
 
  「啊…嗯,公子绑得真紧,人家以后再也不敢了」,赛玉凤被拽的稽首扬起,
娇哼连连。
 
  左欣转到赛玉凤身前,用手一托这妙龄少女的脸蛋,叹了口气,说道:「这
双手已经绑死,可这绳索尚且剩余颇长,是用来将你吊起来呢,还是捆绑身子,
凤儿姑娘自己选吧」。
 
  赛玉凤瞪大眼睛,看着左欣手中剩余的长绳,认真想了一会,娇声答道:
「公子还是紧了凤儿身子吧,嗯,双龙锁娇凤,嘻,正好配姐姐的彩藤压牡丹」。
 
  「如此甚好。」左欣立即动手,束乳缠腰,走凤游龙,双压绑绳,把这粉刁
玉琢的美貌少女给紧得凹凸有致,玲珑身材纤毫毕现。
 
  绑好之后左欣退后两步,仔细欣赏起来,眼光尽是落在姑娘的脸蛋、发梢、
脖颈、酥胸、小腰等处,直看得赛玉凤俏脸绯红,垂首不语。
 
  如此美色当前,尤其又是此等出色的尤物,左欣禁不住口干舌燥,上前一步
笑道:「凤儿不是想骑马吗,就带你骑上几圈」。说罢不等少女答言,先将这美
凤儿脚镣去掉,再打横抱起,侧放在马背上,自己也上了马,再在让赛玉凤坐在
自己腿上,轻轻一夹马腹,让这匹马缓缓绕起圈子。
 
  左欣腾出左手环住赛玉凤不堪一握的小蛮腰,轻轻一紧抱个结实,右手顺着
姑娘腰身往下,隔着罗裙揉捏起赛玉凤的半边粉臀来,小美人嘤咛一声,娇躯向
后一倒,整个贴在左欣胸前,鼻尖传来的少女体香加上指尖感到的惊人弹力登时
让左欣热血上涌,手下加紧,迅快绝伦的滑进姑娘裙内,将小衣一把撕下。
 
  赛玉凤身子一颤,如同水蛇一样在左欣怀里扭动起娇躯,奈何双手被绑,且 (责任编辑:kb100)
顶一下
(105)
58.3%
踩一下
(75)
41.7%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