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kb100.co/kb100.me

kb100 绳艺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凤花劫(3)

时间:2018-01-25 19:24来源:未知 作者:kb100 点击:
高吊身后,加之束乳绑绳又是一阵摩擦,让这少女更是不堪刺激,俏脸一扬娇哼 起来。 左欣探出右手解开腰带后,再捉着赛玉凤背心绳结,左手托着粉臀,把这少 女身子微微提起来,一阵摸索之后,重重放下 萧琴岚此刻藏
高吊身后,加之束乳绑绳又是一阵摩擦,让这少女更是不堪刺激,俏脸一扬娇哼
起来。
 
  左欣探出右手解开腰带后,再捉着赛玉凤背心绳结,左手托着粉臀,把这少
女身子微微提起来,一阵摸索之后,重重放下……
 
  萧琴岚此刻藏身树后,心如鹿撞,万没想到竟会看到如此景像,念及此处,
不禁俏脸绯红,忍不住又探身观瞧:但见林中不远处那匹白马仍在慢慢踱步,马
背之上一男一女随着地形上下颠簸起伏,又隐约传来女子的娇吟喘息之声,细细
观瞧之下,琴岚不禁心跳加速,马背上的女子一望之下容貌俊美,体态窈窕,垂
腰长发被拢至身前,反剪双臂绳捆索绑,且绳索不仅捆绑双手,还横压胸前,直
勒得那女子胸部高挺,远远看去,好似两座小丘,况且上衣单薄,予人一种几欲
破衣而出感觉,此刻正侧坐在身后男子腿上,下身裙底已被提至腰际,一双玉腿
春光尽泄,随着颠簸上下摆动,这美女被身后之人紧紧箍着小腰,已是身不由己,
那人另一只手好似水中游鱼,上下其手,这美人的酥胸好似他手中玩物,隔衣揉
捏已不尽兴,一张大手此刻正好似剥桔皮一般,将被胸前绑绳绷得紧紧衣衫朝两
边褪去。
 
  萧琴岚仿佛在耳边听到了啵的一声,只见这美女一双娇乳一经弹出,立即就
被一只大手紧紧扣住,马匹好像也感受到主人的兴奋,后蹄一弹,马上两人又是
几下颠簸,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娇吟之声又毫不客气的隔空传来。
 
  琴岚重回树后,纤手轻轻放在领口,竟解开两只扣袢,一双美目由领口向下
望去,但见两团丰满的乳肉藏于衣内,想的却都是马上被紧紧绑缚的女子景象,
一时之间竟然心旌荡漾,缓缓坐在树下,胡斯乱想之际,突然传来一声马斯,琴
岚急忙探身再看。
 
  只见那男子双腿紧夹马腹,一手扔箍紧小腰,另一手挽着女子长发和背心绳
结,将这美女上身重重按下,又大力上提,反复几次,仿佛胯下骑得不是这匹白
马,而是身前这女子一般。
 
  这反绑的美人此刻俏脸扬起,口中发出含混不清的娇吟,一双玉乳上下跳动,
随着身后男子一阵闷哼,这美人娇躯猛颤,旋即瘫软在男子身上,动弹不得。
 
  琴岚只听得这男子一阵心满意足的大笑,便见他从怀里取出一团白布,将身
前女子樱口堵死,再把这美女打横抱起,俏脸向下,横担马背之上,一手按着马
背上的女子,一手扯着丝缰,一偏马头向着树林深处而去。
 
  萧琴岚呆坐半晌,脑中想的全都是适才所见所闻,甚至还将马上的美人和自
己比较了一下,若论容貌不相上下,若论身段傲人自当是自己更胜一筹。
 
  一阵冷风吹来,琴岚身子一震,这才清醒过来,不禁暗叫自己名字,此行究
竟为何而来?千里追寻,好不容易发现金牡丹流落至此,却偏偏相隔一晚就人去
楼空,嫡亲要犯不曾拿住,窝藏之罪又从何谈起,故此一路追踪至此,谁知遭遇
此等艳事,萧琴岚年纪虽轻,又是女子,未曾婚配,但身为捕快,这男女之事倒
也比寻常之人知晓甚多,加之平素又自视清高,谁知今日经此一事,竟如此难以
自持。
 
  萧琴岚取出金牡丹画影图形,比较之下确定刚才女子并非金牡丹,可依足迹
来看却有两人一马,如此看来这对男女倒颇为可疑,心下定计,便收摄心神,将
自己马匹悄悄拴好,蹑足潜踪直奔树林深处而去。
 
                              (五)夜宿
 
  白马轻蹄缓步,不多时便已来到适才吊打金牡丹的树下,这俏牡丹早已将打
散的发髻重新梳好,眼角眉梢则尽是春色,虽已穿戴整齐,但肚兜薄衫尚且难遮
这美娇娘的傲人双峰,故此小半截雪白肌肤露在外面,欺霜赛雪,隐隐还能看到
道道血痕,只是那扯破的小衣不能再穿,却也被她和棉绳、麻索一样,叠的整整
齐齐放在地上,此刻正跪坐地上,一双纤纤玉手戴着手镣放在腿上,罗裙散开遮
着大半截玉腿,只余一截小腿露在外面,赤裸的玉足上业已打好脚镣,正静静等
待左欣归来。
 
  牡丹听闻马蹄声响,仰起俏脸轻轻唤了声公子,便垂首不语,两只小手却紧
紧握着衣角,偷偷望向马背,但见表妹又被如同昨晚一般的捆绑起来,散发赤足,
被左欣一张大手按着背臀,横担于马背之上,长裙被提至腿弯,露出半截小腿和
赤足,一张俏脸泪痕犹存,樱口塞着绢帕,撑得粉腮微微鼓起。
 
  赛玉凤看到姐姐就在前面,娇哼一声,努力扭动身子,直至此刻,仍是觉得
骨软筋酥,但见牡丹穿戴整齐,也未上绑,心下稍宽,忽然发现地上两捆绳索旁
边的一物好似姐姐贴身的小衣,心中暗想:「难道姐姐也……」
 
  赛玉凤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左欣已然跳下马背,笑道:「让牡丹姑娘久等了。」
抬手把马背上的赛玉凤抱下,放在地上,顺手取出这美凤儿口中布团。
 
  金牡丹抬头一看,但见表妹身上绑绳交错,眼光一垂,看到赛玉凤罗裙之上
点点血迹,心知表妹也已失身,唤了一声:「凤儿」,一想到那人适才连番征伐
自己的种种景象,凤儿年纪尚轻,不知又受了多少罪,心中一阵难过,再也说不
出话来。
 
  赛玉凤口中毛巾一被取出,立即娇声唤了一声姐姐,正要询问姐姐是否安好
之际,发现金牡丹尽是关切之情正向自己望来,这才想到自己仍是被那羞死人的
绑法紧着,再一低头,才看到自己裙摆之上点点殷红,想到适才自己的遭遇,鼻
子一酸,眼泪只在眼眶中打转,差点就要哭出来。
 
  左欣哪管那许多女儿家的心事,顺手将赛玉凤押了过去,迫她跪在金牡丹身
边,先送开绑绳,拿出手镣、脚镣给玉凤戴上,又取来黑纱将姐妹二人眼睛蒙上,
抬头看看天色,已是不早,便开始准备营帐,篝火。
 
  萧琴岚追踪至此,隐在树后,见果然还有一女子在此,心中高兴,但奈何相
距甚远,只看到那女子体态丰腴,面容却分辨不清,好不容易等到那男子好像要
走开一时,却将树下两女都黑纱蒙眼,琴岚一咬银牙心中暗骂,但也不敢再往前
行,恐被发现,又耐着性子等了半晌,谁知那人竟在那里拾柴生活,还搭起了营
帐,眼见那两个女子被赶进帐内,萧琴岚顿时气结。
 
  眼见天色已晚,琴岚无可奈何,狠狠心想要过去查看,探身一瞧,那人已将
火堆生起,借着火光,萧琴岚定睛一瞧,觉得远处这人似乎在哪里见过,猛然想
起几年前这人好像帮官府破过一起大案,缉拿盗匪,那时自己才刚入行,只是这
人在后堂领赏银时远远见过一面,没想到如今竟干起抢掳女子的事情,心中暗躇:
辛好未曾贸然近前,这人武艺极好,远胜自己,倘若失手,一想到适才马上美女
的遭遇,琴岚不禁芳心乱跳。思前想后,决定还是等明日天明,想法接近查看,
再作计较。
 
  左欣坐在火堆旁吃饱喝足,起身悄悄走到帐旁,侧耳一听,暖帐之内姐妹二
人正在窃窃私语:
 
  「嗯,虽然绑法简单,但贴身捆绑,而且每道绳索都要勒进身子方可罢休,
只紧了片刻,双臂就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
 
  「那姐姐身子还疼吗。」
 
  「公子他用的棉绳捆绑,下手虽重,比起麻绳好受的多了,姐姐没事,凤儿
你呢?」
 
  「这次不似昨晚那般死死紧着人家,又穿着薄衫,因此松了绑,过了一会凤
儿就不疼了,嗯,姐姐身上的伤痕,是公子打的吗?」
 
  「嗯。」金牡丹轻轻叹了口气。
 
  「他怎麽尽捡这些羞人之处下手,姐姐,还疼吗?」
 
  「过几天就好,已经不疼了,凤儿,公子可曾打你?」
 
  「嘻,本来要打,人家扮可怜任他处置,就躲掉了。」
 
  「还是我家凤儿乖巧,能得公子怜惜,哪像姐姐。」
 
  「才不是呢,人家猜定是因姐姐体态丰腴,公子他才想要紧绑,又怕姐姐受
不了,才用棉绳,捆那个…那个,对了,彩藤压牡丹,嘻嘻,又因为姐姐长的如
花似玉,千娇百媚,故此才要狠狠欺负姐姐,对不?」
 
  「你这小蹄子,那里学来这些,下次你再被那羞死人的绑法紧了,看姐姐还
帮不帮你!」
 
  「嗯,绑就绑了,人家双龙锁娇凤,正好配姐姐的彩藤压牡丹,嘻嘻。」
 
  「哼,才刚懂事就如此放浪形骸,看我怎样收拾你。」
 
  「嘻嘻,姐姐也是,少要教训别人,咦,我看姐姐胸脯又大了好多。」
 
  「你这丫头,讨打。」
 
  一时之间帐内莺歌燕舞,二女显然已经打成一团。
 
  左欣正要掀开门帘,看看这旖旎风光,忽听帐内又安静下来,等了一会,听
得赛玉凤娇声说道:「那人这样之后,姐姐和我今后是否就是他的人了?」
 
  「姐姐无家可归,只求片瓦遮身,今日以后,已非清白之躯,是福是祸也只
能如此了,只是凤儿你年纪尚轻,唉。」
 
  「凤儿只要陪着姐姐就好,只是人家听说成亲又是花轿,又是胭脂,又是新
衣服的,我和姐姐嫁人却只有大捆的绳子。」赛玉凤赌气说道。
 
  听到此处,左欣挑帘进来,笑道:「两位美人说的东西暂且记下,日后定当
奉上。」
 
  二女不知都被听去了些什么,羞得俏脸绯红。左欣进得帐内,动手将她们的
手镣去了,一晃手中棉索,吩咐道:「还得先请两位娘子自行将衣衫款去。」
 
  姐妹二人一听又要裸身捆缚,不胜娇羞,稽首低垂,左欣一见也不动怒,取
出黑纱将两个美人双眼蒙上。
 
  「如此一来便无人看到,两位美人可以宽衣了,左某在帐外等候两位娘子。」
 
  过了半盏茶时间,帐内传来金牡丹的声音:「公子,凤儿有些害羞,奴家可
否先出来呢?」
 
  「也好,那就恭候牡丹姑娘了。」话音未了,门帘一挑,金牡丹款步而出,
左欣提着绑绳上上下下仔细打量起这如花似玉的美人来。
 
  月光之下,金牡丹霜肤胜雪,双眼蒙着黑纱,更添几分无助,发髻打散,如
瀑青丝只用一根头带扎着,粉臂交叉掩在胸前,双峰傲然挺立,细腰翘臀,玉腿
紧紧并在一起,更显修长。
 
  见左欣不曾动手,知他在不住打量自己,牡丹俏脸一红,轻轻唤了声公子,
便垂首不语。
 
  左欣这才快步转到金牡丹身后,先把长发拢到姑娘身侧,绳索一拢金牡丹肩
头,轻轻下压,姑娘顺势跪在地上,棉索游龙走凤,不多时,便将这娇媚牡丹捆
绑结实。
 
  随着金牡丹一声娇哼,已被提起身子,押入暖帐。
 
  帐内,赛玉凤跪在地上,玲珑娇躯已然身无寸缕,听到有人进得帐内,赶忙
双手掩胸,俏脸低垂……
 
  左欣将金牡丹轻轻一按,让她跪在地上,再取出毛巾塞好小嘴。
 
  提着绳索绕到赛玉凤身后,将长发拨到一边,俯下身来将绑绳压在玉凤颈后,
绳索一触肌肤,这美凤儿又冷又怕,娇躯轻轻颤抖起来,左欣那管这许多,绳子
绕过肩头,从腋下抽出,一拢双手,就在两条春葱一样的粉臂上打起绳圈来,捆
扎停当,再捉着两只小手将玉凤的小臂反折到后心,交叉捆绑,最后再穿颈吊臂,
后心打结,把这美娇娃算是结结实实的绳捆上绑。
 
  左欣转到玉凤身前,左手捉着姑娘娇俏下颌,轻轻一板,虽然黑纱蒙眼,不
但难掩俊俏面容,反倒更添几分凄婉之色。右手也不闲着,在玉凤胸前两团挺翘
的娇乳上各捏一把,弄得姑娘身躯轻颤,娇哼不已。
 
  美色当前,左欣宽衣解带,心中欢畅之际,一时间帐内莺婉燕蹄,春色无边,
一夜下来,颠鸾倒凤,只把二女弄得骨软筋酥,连声讨饶,好不快活。
 
  看着沉沉睡去的两个美人,左欣心满意足,心中盘算着:几日之后,如何才
能带这两个美娇娃穿州过府躲过官府缉拿呢?
 
                              (六)琴岚
 
  左欣看着自己套好车辕的白马,心中不禁苦笑,「带着二女赶路,既要舒舒
服服,又得掩人耳目,便只有委屈马儿你做一次拉车的牲口了。」想罢跳上轿车,
一挥马鞭,口中喝了一声驾,白马四蹄蹬开,出了市集,沿着大路缓缓前行。
 
  轿车车厢之内,牡丹、玉凤姐妹正欢天喜地的挑拣自己的收获:一早听说左
欣去市集采买物品,二女便软磨硬泡,公子长,夫君短的,只把左欣哄得心花怒
放,才答应带她们同去。
 
  此刻二女各据车厢一角,中间堆着小山一般的物件,正忙不迭的各自试起来。
 
  「凤儿,你看这只钗儿好不好看。」
 
  「嗯,好看。」
 
  赛玉凤正在胸前比量着一件锦衫,哪里有空答她,头也不抬,向着轿外的左
欣叫道:「公子,你看这件锦衫合不合凤儿身子?」
 
  金牡丹顺手拿过一件衣物朝着赛玉凤丢了过去,「你这小蹄子,就知道公子
长公子短的,只会敷衍姐姐。」
 
  「哪有敷衍,姐姐本来就比那钗儿好看多了。」
 
  赛玉凤嘻嘻一笑,顺手接住抛来衣物,「咦,这不是姐姐刚才偷偷买来的小
衣吗,还是鸳鸯戏水呢,嗯,人家还是喜欢鹅黄色的那件,公子啊,你不知道,
姐姐适才偷偷买了两件,还有一件就穿在身上,是……」
 
  金牡丹大窘,俏脸绯红,伸手探向赛玉凤腰肢,「你这小蹄子,看我不痒死
你。」
 
  「好姐姐,我不说便是,你知道人家最怕痒了。」
 
  「知道厉害就好,不然下次公子动手绑你的时候,看姐姐怎么帮忙。
 
  「嘻嘻,不过不说也不对,公子是夫君,夫君要是问了,凤儿还是要说的,
嗯,那下次公子捆绑姐姐的时候就别怪凤儿帮忙取绳子喽。」
 
  「你这丫头,饶不了你,看我怎麽收拾你。」
 
  「啊…公子救我,姐姐要杀凤儿。」
 
  轿帘一挑,左欣探头进来,微微一笑,「二位娘子慢慢打闹,谁要是求饶认
输了,就先捆半个时辰再说,倘若哪位娘子能把对方的小衣取到,便算是赢了,
如何?」说罢放下轿帘,继续驾车。
 
  话音刚落,轿厢之内只寂静片刻,紧接着就是一阵嬉笑打闹之声。
 
  一番大战之后,自然是赛玉凤大获全胜,金牡丹鬓发皆乱,新买的团花锦衫
前襟大开,露出里面的粉红色的绣花牡丹小衣,此刻一双粉臂正被赛玉凤反扭着,
俏脸通红。
 
  「公子,是凤儿赢了,要怎麽处置姐姐啊?」赛玉凤俏脸微红,尽是兴奋的
神色。
 
  「哦,是吗?」左欣一提缰绳,回身挑起轿帘,饶有兴致的回头观瞧。
 
  金牡丹大窘,用力挣扎,怎奈赛玉凤死死扭住自己手腕,非但不能挣脱,还
弄得大半雪白胸肌都露了出来,羞得一张俏脸几乎要埋到胸前去。
 
  「原来是绣花牡丹的花式,牡丹娘子果然会选,不知那鸳鸯戏水若是娘子穿
上是何等美景?」
 
  「公子,你怎么也欺负人家。」金牡丹眉黛含嗔,娇羞无限。
 
  「公子,凤儿快按不住姐姐啦,把姐姐捆好,凤儿去驾车,让公子看个够嘛。」
 
  「哈哈,也好那就委屈牡丹你了。」左欣摸出棉索翻身进入车内。
 
  「等等,公子让奴家整理好衣衫再绑行不行,妾身愿赌服输,说话算数的。」
 
  「好,就依娘子,凤儿你也快把衣衫穿戴整齐,那件绿萝水袖,凤儿穿上定
然美得很。」
 
  「是,人家这就换好公子看个够。」赛玉凤喜孜孜的取来新衣,整理起妆容
来。
 
  不多时,二女都已经穿戴整齐,赛玉凤一身绿萝水袖,长发垂腰,俊俏可人,
金牡丹一件团花锦衫配着云鬓俏脸,更是娇艳无双。
 
  左欣提着绑绳,轻轻反扭牡丹双臂,绳搭粉颈,剪腕吊臂,把金牡丹紧紧捆
绑起来。
 
  随着绑绳抽紧,牡丹也配合着扭动娇躯,微张檀口,轻轻娇哼,五花大绑之
下,娇牡丹反剪双臂,眉黛含春,白色棉索自肩胛而下,五道绳圈整整齐齐勒着
牡丹一双粉臂,配着大红色的锦衫,背心绳结交错,任谁看了都要血脉喷张难以
自持。
 
  「哈哈,来,凤儿你替我看好这个美娇娘,好让为夫安心驾车。」
 
  「好,不过公子啊,凤儿待会要和姐姐亲热一下,嘻嘻可不可以把姐姐小嘴
堵上,省的烦扰公子。」
 
  「都依凤儿。」
 
  「公子不要,唔……」金牡丹想要争辩,赛玉凤早就笑嘻嘻的凑上前来,纤
手一托美姐姐的脸蛋,把一团毛巾结结实实塞进牡丹口中,再动手在牡丹身上呵
痒,弄得这美人只能徒劳扭动娇躯,竟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左欣看了,心想凤儿这小丫头下手倒狠,竟把金牡丹堵成如此模样,吩咐一
声:「娘子委屈一会,半个时辰便给你松绑。」反身继续赶路。
 
  赛玉凤一时得手,这半个时辰,全力欺负起姐姐来,弄得金牡丹面红耳赤,
心下暗想等会定要让公子把这小蹄子紧紧剪了,让自己好能报仇雪恨。
 
  左欣全力赶路之下,马匹也有些吃不消,抬头看看天色,已是午后,心想寻
个地方休息片刻,等天气凉爽一些在赶路不迟。
 
  面前大路是一处转弯,左欣行至路边见旁边树林茂密,正要盘算是否停车休
息之时,忽听得前面传来一阵琴瑟之声,心中暗暗疑惑,这午后官道怎麽还有琴
声。
 
  左欣将车停下,驾车进入林内,回身进入车内,先替牡丹取出毛巾,松开绑
绳,吩咐二女在此休息等候,自己去去就来。
 
  牡丹刚要和夫君撒娇,赛玉凤也知道姐姐定会想办法整治自己,也想要娇声
讨饶,但看到左欣突然吩咐,都不再多说,答应一声,乖乖在车内等候。
 
  左欣跃下轿车,转过弯道,这才明白,原来这一侧官道旁有一座凉亭,远远
望去,亭内有一女子,远远望去身形窈窕,这袅袅琴音便是由亭内传来。
 
  萧琴岚安坐亭中,芊芊玉手轻弄琴弦,偷眼观瞧,心想不枉我苦候多时,这
人果然如自己所料,见有女子孤身一人,便自行上前,只是不见金牡丹和另一年
轻女子,十分奇怪,想必应该不远。
 
  想罢多时,琴岚看到左欣走近,便止住琴音,假意抬头观瞧。
 
  左欣见亭中女子发现自己,连忙止步,一拱手,「姑娘请了,鄙人循琴声而
来,多有讨饶。」
 
  琴岚站起身形,飘飘一个万福,「公子客气了,奴家正是有事相求,才以琴
声为引,想能遇得路人相帮,不知公子可否相助与我?」
 
  「哦,那不知是何事情?还请姑娘明示。」左欣趁机上下打量亭中女子,这
女子身材高挑,体态撩人,容貌俊美,此刻凤眼低垂,尽显柔弱之态。
 
  「此地并非讲话之所,那请公子亭内叙话吧。」说罢琴岚一侧身形。
 
  「也好。」左欣迈步上了台阶,负手站在石桌旁边。
 
  萧琴岚跟到桌旁,伸手一让,「公子请坐。」
 
  「不必了,鄙人还是站着,姑娘请坐下说罢。」
 
  琴岚见左欣在亭中缓缓踱步,便坐在石凳之上,自顾自的说道:「奴家闻惯
檀香,公子不妨事吧?」
 
  「不妨。姑娘请便。」
 
  萧琴岚趁左欣不备悄悄将掌心一粒红丸含在口中,取过香炉点着檀香。
 
  「还未曾问姑娘芳名,可否见教?」左欣慢慢在庭中踱步,刚好转到琴岚身
后。
 
  「奴家萧琴岚,家住离此地不远,今日路经此处,不料随行仆人竟趁休息之
时偷走车马,故此才无奈在此处等候,望能有好心之人助我,不知公子可否…… (责任编辑:kb100)
顶一下
(105)
58.3%
踩一下
(75)
41.7%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