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kb100.co/kb100.me

kb100 绳艺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凤花劫(4)

时间:2018-01-25 19:24来源:未知 作者:kb100 点击:
啊,公子你 琴岚突觉颈后一沉,紧接着腋下一紧,身后之人用力下按,自己上半身便趴 在石桌之上,刚要强行起身,一股大力传来,背心被人用膝盖顶着,死死压在桌 上,双臂则被反别在身后高高举起,大臂小臂传来一
啊,公子你!」
 
  琴岚突觉颈后一沉,紧接着腋下一紧,身后之人用力下按,自己上半身便趴
在石桌之上,刚要强行起身,一股大力传来,背心被人用膝盖顶着,死死压在桌
上,双臂则被反别在身后高高举起,大臂小臂传来一阵疼痛,显是被人用绳圈密
密扎紧,直至手腕。
 
  「啊!」萧琴岚忍不住吃痛娇哼,被别在身后的双臂被人强行反折到后心,
把已经缠死的绳圈带得又紧了几分。
 
  伴随着手腕的剧痛,琴岚被十字交叉反绑结实,那人显然还不罢休,琴岚只
觉得后颈一紧,身子便被人提起。
 
  「跪下!」伴着一声厉喝,琴岚膝后被人重重一踹,扑通跪倒,后心被人用
脚蹬着,紧接着被绑成反十字交叉的双腕就被一股大力倒提起来,疼的琴岚玉容
失色,忍不住叫出声来。
 
  「哼,明明是有武艺在身,还装作大家闺秀,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你
到底是何人,有意欲何为?老老实实说了,说不定能能少吃点苦头!」左欣将萧
琴岚身子提起,推推搡搡押出凉亭。
 
  可怜琴岚姑娘此刻被五花死绳紧紧绑好,道道绳索入肉三分,这女子本就身
材高挑,再用压颈吊臂,勒得姑娘更是挺直了身子,从后面看去,只捆得姑娘背
心处绳结交错,触目惊心。
 
  萧琴岚直至此刻仍不知自己那里出了纰漏,失手遭擒。
 
  左欣迈步出了凉亭,迎面一阵凉风吹来,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心中一阵
恶心,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心道不好,难不成还是着了这女子的道?
 
  萧琴岚正在懊恼之极,听到身后脚步声音有异,回身一看,心知自己设计的
熏香这才发作,真把姑娘气了个半死。
 
  心念电转之下,琴岚赶忙用力挣开扯着自己背心绳结的大手,跌跌撞撞奔着
大路迈步逃走。
 
  琴岚一口气不知跑出去多远,看看身后无人追赶,这才靠到一棵树下,胸部
上下起伏,娇喘息息。
 
  休息了片刻,琴岚努力站直身子,想要挣脱绑绳,几番努力之下,绳索非但
没有一丝一毫松动,反倒越弄越紧,疼得琴岚额头冷汗直冒。
 
  眼见大功告成,自己却被绑个结实,难以挣脱,琴岚真是心急如焚。
 
  忽听得官道上由远及近传来一阵人声,琴岚知道是有人路经此处,求功心切
之下,也顾不得害羞,急忙出声呼救。
 
  宋老三带着自己的几个弟兄顶着日头,灰头土脸的赶了半天的路,晒得喉头
冒火,转头冲着自己身边的赤膊汉子叫道:「老四,你那还有水吗?妈的,连个
人毛都没有,这他妈那还要走到什麽时候?」
 
  「三哥,做没本钱的生意不能着急,再说了,昨天夜里我早就劝你,输光了
就别再赌了,你不听,非得要把这个月村里收的税钱压上,操,要不咱们弟兄在
怎么说也算是官面的人,至于横下心来干这个。」
 
  「呸,村里的一个狗屁乡勇,还他妈官面,交不上税银都他妈要坐大牢,哎,
路边好像有人,老金,你们俩过去看看。」
 
  被唤作老金的领着自己的兄弟走了半天的路,早就累个半死,便赖着不肯动。
 
  琴岚已冲到众人面前,这才看清眼前这群人,个个面目猥琐,绝非善类,但
也顾不了许多,赶忙求救。
 
  宋三等人哪里见过这等美女,而且还是五花大绑,个个眼都直了,那个唤作
老四的咽下一口口水,凑到宋三耳边:「三哥,这个大妞捆好了送到咱们弟兄身
边,真他妈是飞来横财啊,你看要不咱们……嘿嘿。」
 
  琴岚见这伙人无动于衷,心里着急,也顾不得盯在自己身上的无理目光,急
忙说道:「我是官府捕快,前面有朝廷悬赏的要犯,你们……」
 
  「啥,悬赏要犯?看你就像逃出来的要犯,小妞倒是真他娘的漂亮,让大爷
还是先把你送官请赏吧!」先前的被唤作老金的汉子馋着脸迈步上前想要抓住琴
岚。
 
  「等等,妈的你猴急什么?这妞捆得结结实实的,谅她也跑不了!」
 
  宋三一边呵斥手下,一边瞪着金鱼眼把姑娘凹凸有致的娇躯上上下下巡了几
遍,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哑着嗓子问道:「要犯还能等着人去抓,这回还不
他妈早跑了,朝廷捕快?你身上有腰牌吗,嘿嘿嘿,要不让大爷搜上一搜?」
 
  这伙人小妞长小妞短的,一双双贼眼恨不得钉进姑娘肉里,把琴岚气的粉面
通红,虽然知道自己摊上一伙无赖,但无奈之下还是只好捡重要的把事情原委讲
了一遍,最后又补上一句:「要犯就在前面凉亭,官府悬赏千两白银。」
 
  「三哥,要不就先听这小妞的先去看看,万一是真的咱们兄弟可就发了。」
 
  「行,老四,就听你的,走看看去!」
 
  一伙人吵吵嚷嚷,也不给琴岚松绑,金氏弟兄一左一右将她狭在中间,直奔
凉亭方向奔来。
 
  轿车之内金牡丹姐妹等了许久也不见左欣回来,心中不免有些着急,两人便
商量是不是下车看看,又恐夫君生气,踌躇了半天,还是不见人影。
 
  赛玉凤性子急,一扯姐姐,「我们去看看,万一夫君怪罪,凤儿担着便是。」
 
  金牡丹心中也十分挂念,便随着妹妹下了轿车,两人没走几步便听到前面有
人吵吵嚷嚷,赶忙快走几步,转过弯道看个仔细。
 
  不多时宋三等人就赶到凉亭下,亭中物件一样不少,只是不见半个人影。
 
  宋三心中恼怒,喝了一声给我搜,转身来到琴岚身前,伸出大手捏住琴岚俏
脸,用力一板,似笑非笑的问道:「小娘子,你说的要犯在哪里呢?」
 
  萧琴岚见到亭下空无一人,心中也是十分疑惑,见宋三如此无礼对待自己,
刚要挣扎,就被身后的金氏弟兄牢牢按住,只得开口娇喝道:「你休得无礼,要
犯应该就在附近,亭中包裹内有捕快腰牌和要犯图影,快快放开我!」
 
  宋三嘿嘿冷笑几声,突然之间伸出手来左右开弓,啪啪两声脆响,正反两个
耳光打的琴岚眼冒金星。
 
  「妈的,还敢骗老子,看你人样子长得不错,等会要是知趣,好好伺候爷几
个,还能让你少受点罪,再不老实,让你尝尝三爷的手段!」
 
  「喂,三哥,三哥,借一步说话。」
 
  宋三回头一看,不远处老四正在挥手,叫自己过去,回头冲着金氏兄弟一努
嘴:「看好了这小贱货,再不老实就给我打。」
 
  「怎么了,老四,慌慌张张的。」
 
  「三哥,你看看这个。」说着递过来一个包裹。
 
  宋三接过来打一看,里面除了一些换洗衣物之外,一面黑黝黝的腰牌赫然出
现在眼前,仔细拿起来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怎么看都像是真的。
 
  「老四,这……」
 
  「好像是真的,三哥怎么办?,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那小娘们除掉,咱们
跑了算了。」
 
  「放屁,万一附近官府有人见过她,迟早查到咱们身上,还有他妈的税钱呢?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还他妈怎么办,赶紧给她松绑,告诉弟兄们准备跑。」
 
  琴岚俏脸火辣辣的疼,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身后的金氏弟兄牢牢抓着姑娘
的臂膀,压的琴岚几乎要跪在地上。
 
  正在这时,之间宋三转身回来,先前凶神恶煞一般的神色烟消云散,取而代
之一副笑脸,走到近前,谄笑道:「诶呀,大水冲了龙王庙,姑娘委屈了,还不
快松绑!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姑娘恕罪,恕罪……」
 
  身后的金氏弟兄哪知如此变故,也手忙脚乱的给琴岚松绑,费了半天劲,这
才把绳索解开。
 
  去了绑绳,琴岚全身一松,适才情急之下姑娘顾及不到,这绳索一解开,才
觉得双臂早已麻木,在想要斥责宋三等人也没了力气,胸脯一起一伏,只得不住
的娇喘。
 
  宋三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一边给手下连使眼色,想要趁机逃跑。
 
  就在此时,听得老四一声吆喝,「那两个妞给我站住!诶,别跑,把她们抓
住!」
 
  金牡丹、赛玉凤姐妹二人转过弯路,只看到一群人吵吵嚷嚷好像围着个人,
牡丹怕事情有变,一拉赛玉凤衣角,「凤儿,这好多人,我们快回车上去吧。」
 
  赛玉凤一眼望不见左欣,也应了一声,转身要走,正在此时,被老四一眼看
到,大声吆喝起来。
 
  姐妹二人一惊,下意识连忙逃走,没跑几步便被两个追来的汉子赶上,一人
扑向金牡丹,一个去抓赛玉凤。
 
  来人只当赛玉凤是弱质女流,一不小心就被玉凤突然出手,打倒在地,金牡
丹则被另一人抓住,姑娘连番踢打之下,又被扭住双手制服在地。
 
  「凤儿,你快跑。」牡丹见赛玉凤想要来救自己,急忙大声叫喊起来。
 
  赛玉凤看看姐姐,又看看身后又追上来的几个人,一咬牙,转身跑进树林。
 
  事发突然,见此情景,宋三赶忙谄笑道:「姑娘先请去亭里休息一会,有我
们弟兄在要犯跑不了。」
 
  琴岚手足皆软,一时半会恢复不了,也不答话,一张俏脸冷若冰霜,哼了一
声转身进凉亭坐下。
 
  宋三见暂时打发了这个瘟神,转身去也去老四那边看个究竟,远远望去,只
见老四和另外两个追过去的弟兄押着个锦衫女子回来。
 
  「三哥,抓住一个,另一还挺厉害,打伤咱们弟兄跑了。」
 
  「他妈的废物,连个妞都抓不住,这年头的要犯还都他妈真俊!」宋三伸手
一托牡丹脸蛋,重重咽下一口口水。
 
  「奴家和妹妹路经此处,不是你们说的要犯。」牡丹急忙分辨。
 
  「那你跑什么?」
 
  「我们以为是强人,故此才跑。」
 
  宋三一时性起,正要给这妞几个耳光,好让她老实听话,忽然旁边老四小声
说道:「三哥,给她看看这个,不怕她不认。」
 
  宋三接过来展开一看,嘿嘿冷笑几声,对着金牡丹把一副布告展开,只见上
面画着牡丹的画像,虽然不是惟妙惟肖,但也有七八分相似,下面写着钦犯金牡
丹云云……
 
  「哼哼,金牡丹,还想抵赖吗,还不给老子招认?」
 
  牡丹眼见此情,心知难以幸免,稽首轻垂不再说话。
 
  宋三见牡丹低头不语,冷笑几声,转身冲着金氏弟兄说道:「绳子呢,给我
捆上。」
 
  金氏弟兄拿着适才从琴岚身上解下来的绑绳,走到牡丹身后,一个人按着姑
娘,一个人上绑。
 
  牡丹被按得跪在地上,也不再反抗,任由双臂被金二反扭身在后,金老大把
绳索理好,先挽了一个绳圈,才把绳索套在牡丹脖颈上,再紧紧一勒,而后抹肩
拢臂,把金牡丹牢牢绑死。
 
  「妈的,老金你还真狠,不过这捆死囚的手艺用在这娇滴滴的妞身上,还真
他妈够味,带走!」
 
  随后几个人又把牡丹坐的轿车搜了一遍,收获颇丰,其中一个小包袱打开一
看,竟是几锭银元宝,宋三拿在手中,翻过来一看,银锭下面铸着几个大字,旁
边老四探过头来,「大哥这是官府的库银啊,这小妞果然是要犯。」
 
  宋三把元宝在手中颠了几下,脸上横肉直跳,一张黑脸阴晴不定,凝神半晌,
冲着老四道:「你们胆子大吗,敢不敢做件大的?」
 
  老四不假思索应道:「三哥你说吧要怎么着?」
 
  「好,你附耳过来。」
 
  宋三叽叽咕咕和老四咬了半天耳朵,老四点点头,唤过几个弟兄,吩咐了一
番,这才押着金牡丹往回走去。
 
  凉亭之中,琴岚休息了半天还是觉得手脚发软,抬头一看只见宋三一伙人押
着一个女子走了回来,看眉目正是金牡丹,心下稍宽,
 
  宋三带着一脸谄笑领着金氏弟兄来到亭内,干笑几声:「萧姑娘,我们将功
折罪捉到要犯,还请姑娘恕我们先前得罪。」
 
  琴岚心中一阵厌恶,冷冷答道:「你们先下去,看好要犯,等会上路。」
 
  「好,好,都依萧姑娘。」说着说着,宋三冲着金大金二一使眼色,已经绕
到姑娘身侧的两人,突然动手,一左一右抓住琴岚双臂,往身后一扭,再伸腿一
蹬姑娘腿弯,把琴岚反扭着按倒在地。
 
  「你,你们要干什么,唔……」
 
  不等琴岚出声,宋三一个箭步窜过去,一捏姑娘脸蛋,把手中一大团破布结
结实实塞进琴岚口中,直塞的琴岚半点声音也叫不出来。
 
  宋三拍拍手,吩咐道:「给我捆起来!」
 
  金大金二看看彼此,金二迟疑道:「三哥,就一根绳子,已经捆了那个小妞
了。」
 
  金大骂道:「废物,你把裤带解下来捆。」
 
  「等会,妈的,你那糟布条捆得住谁。」宋三走了几步,来到石桌前,拿起
桌上古琴,往地上一摔,啪的一声琴身断为两截,宋三伸手把几根琴弦扯下,扭
在一起,扔给金二,狞笑道:「哼哼,萧琴岚,都说人如其名,今天三爷就成全
你,用这个捆!」
 
  「嘿嘿,得罪了三哥,小妞就别怪你金二爷心狠了。」金二接过琴弦,又拧
了一拧,伸手领过琴岚长发,往姑娘后颈一搭。
 
  「大哥,按住了啊」,说罢就在琴岚身后忙活起来。
 
  这琴弦本就不长,五花大绑之后,背心死结十分难打,金二一时火起,用脚
踩住琴岚后心,用力反复抽紧,这才富裕出一截绳头,紧紧打了死结,哪管跪在
地上的萧琴岚此刻已经是疼的玉容失色,几乎要哭了出来。
 
  「三哥,这么绑时间长了这小妞可受不了。」
 
  「没事,每过半个时辰给她松开缓缓,再给我捆上!」
 
  宋三来到老四近前,低声道:「都办妥了,等会就看你的了。」
 
  「放心吧,三哥,谅这细皮嫩肉的小妞也挺不过我几种手段。」说罢两人相
视一阵大笑。
 
                              (七)构陷
 
  萧琴岚做噩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到如此境地,虽然平日里算不上娇生惯养、
锦衣玉食,但也是衣食无忧,长大成人之后,虽为捕快,奈何自己身为女子,又
生得美貌,身边曲意奉迎又关怀备至之人不在少数,故此极少吃得苦头。
 
  想不到这看似一帆风顺的坦途,一日之内竟然天翻地覆,琴岚真是后悔不迭,
如今身遭虐绑,不知被人押向何处,又将如何处置自己。
 
  起初琴岚被捆绑结实之后,尚有余力挣扎,难免要出声闷哼,这伙人做贼心
虚,金二便打算给她几个耳光,让姑娘老实些。
 
  宋三见到此景,冷笑数声,吩咐手下弟兄不必管她,只管收拾东西上路,果
然没出半盏茶的时间,琴岚就没了声音,过不多时,姑娘步履逐渐蹒跚起来。
 
  押着她的金氏弟兄一左一右,想要把琴岚架起来赶路,宋三喝骂一声:「没
用的东西,你干脆背着这小妞算了!贱货,捆着上身又没捆脚,路还走不了了?」
走上前去,连推带搡,又打又骂。
 
  琴岚无奈只得咬牙跟上,但这琴索的虐绑非是常人所能忍受,虽然过半个时
辰就有人给姑娘松绑休息,但是两趟下来,就算不用毛巾等物封嘴,琴岚也半点
声音都没力气发出来了。
 
  宋三和老四并肩走着,两人窃窃私语,不时回头看看琴岚,露出几丝略带残
忍的笑容。
 
  只见这美女此刻已全无捕快风采,发髻散乱,几缕青丝顺着两鬓垂下,一张
如花俏脸如今血色全无,檀口微张,丰满的胸脯一起一伏甚是急促,一双粉臂反
背身后,隔远看去,仿佛是姑娘自己将双手背至后心一般,倒显出一种别样的美
态,弄得一伙人个个心痒难熬,一双双贼眼不住的在姑娘身上上下巡游,又哪里
知道此刻琴岚身上数道琴索紧紧捆绑的滋味,至于每过半个时辰给她松绑之时,
那几声细细的娇哼,听在众人耳中,更是如同仙乐一般。
 
  待到上绑的时候,大伙更是无比羡慕金氏弟兄,金大金二也是无比得意,下
手格外用力,诸般手法都施展在琴岚身上,每到此刻的萧琴岚虽然是半点声音都
疼的叫不出来,但是急促的娇喘,微张却又发不出声音的檀口,都给了这伙人极
大的刺激,以至有人忍不住啐骂道:「这大美人,真他妈够味,在弄紧点!」至
于个中苦楚就只有这萧美人自己才晓得了。
 
  轿车中的金牡丹透过窗帘缝隙看得一清二楚,直到此时,牡丹才有点暗自庆
幸起自己的钦犯身份来,想起夫君虽然也捆绑自己,却不像这伙人如此暴虐,车
外女子年轻美貌,他们却毫不怜惜,看那架势是要把这女子活活折磨致死,想到
此处,牡丹不禁心惊肉跳,心中暗暗祷告,夫君和妹妹能将自己救出火坑,最好
也能将车外的可怜女子解救出来。
 
  连番的松绑上绑,琴岚姑娘受尽折磨,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在快要支撑
不住之时,这伙人终于来到此行目的地——一座略显破落的宅院。
 
  「你们几个,把车里的娘们押到地牢去,别忘了喂点吃喝,绳子给她松松,
给我看好了!」宋三又回头看看已然不堪折磨的萧琴岚,狞笑一声:「嘿嘿,老
四,这小妞看样子要不行了,你得抓紧干活。」
 
  「放心吧三哥,我您还不放心吗,这先交给我吧。」
 
  「行,老金,你们几个,都听你四哥的吩咐。」说罢,宋三领着一伙人走进
院中。
 
  几个汉子将金牡丹从车内拖出来,押到后院,先给牡丹松开了绳索,扔给姑
娘一些干粮清水,领头的冷笑一声:「赶紧吃,弟兄们还等着交差休息呢。」
 
  牡丹连吓带捆,哪里有什么胃口,草草吃了几口,就被一伙人又迫得跪在地
上,反扭的双臂被别的老高,压的牡丹身子几乎要贴到地上,领头的取来绳子,
先把金牡丹并在一起一双玉手扭至手心朝外,手背相对的姿态,再把绳索在手中
先空绕了四五个绳圈,而后套在牡丹手腕之上,用力拉紧打结之后,又在小臂手
肘两处各紧三道,余绳从三处绳圈处由上自下依次穿过,每穿过一处均紧紧缠绕
打结,最后回到手腕紧紧捆好。
 
  金牡丹被困的手肘以下都紧紧的贴在一起,十分难受,正要出声哀求,就被
人提起身子,捏开樱口,紧紧塞入一团毛巾,跪着的双腿也不能幸免,被绳索由
脚踝至小腿紧紧捆了3道。
 
  「这就行了吧,把她放进地牢。」
 
  「等等,光堵上嘴不行,给这妞带上嚼子稳当一些。」
 
  说罢,有人取过一条折成双股的绳索,扳着姑娘脸蛋,将绳子勒过牡丹嘴角,
在脑后打了两个死结,把口外仅余的一点毛巾也压入牡丹口中,弄的粉腮被微微
撑起,牡丹涨红了俏脸,可谓难过至极。
 
  「行了,把眼睛蒙上,扔到下面去。」
 
  金牡丹眼前一黑,已被人用层层黑纱蒙死双眼,至此仿佛待宰牲畜,被捆绑
的动弹不得,还发不出半点声音。
 
  几个人把金牡丹架到地牢门口,打开竹制的栅栏,下面斜竖着一架木梯,伸
向黑不见底的地牢,一时间也看不行有多深。
 
  众人七手八脚把金牡丹放在梯上,往下就推,姑娘目不能视物,心中害怕之
极,身子紧紧贴在梯上,一时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众人一时火起,将梯子一抽,
把金牡丹扔下地牢。
 
  扑通一声,姑娘猝不及防,重重跌落,好在地牢不深,又垫着大堆茅草,几
个人探头看看,哄笑起来:「这嚼子果然有用,小妞一点声音都叫不出来。」笑
罢,一伙人关门上锁,各自休息。
  (责任编辑:kb100)
顶一下
(105)
58.3%
踩一下
(75)
41.7%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