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kb100.co/kb100.me

kb100 绳艺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凤花劫(5)

时间:2018-01-25 19:24来源:未知 作者:kb100 点击:
琴岚身心俱疲,不知道这伙人还要如何折磨自己,却没想到被押入一件还算 干净的屋子之后,不仅松了琴索绑绳,还有人端来净水、干粮、毛巾,供自己使 用。 休息了片刻之后,姑娘细细打量一番,这间屋子椅子床铺一应俱
  琴岚身心俱疲,不知道这伙人还要如何折磨自己,却没想到被押入一件还算
干净的屋子之后,不仅松了琴索绑绳,还有人端来净水、干粮、毛巾,供自己使
用。
 
  休息了片刻之后,姑娘细细打量一番,这间屋子椅子床铺一应俱全,桌上摆
着脸盆干粮等物,大门已锁,透窗看去,还有人看守,绑了几个时辰,琴岚早已
骨软筋酥,根本无力逃走,姑娘心一横,索性梳洗打扮起来。
 
  吃过了点东西,琴岚稍微有了点力气,俏丽的面容也恢复了一点血色,靠在
床边,轻轻挽起袖子,白皙的小臂上道道血痕触目惊心,似乎正在诉说起过往的
经历,想起自己深陷此处,还不知要被如何处置,琴岚娇躯轻颤,美眸一闭,大
滴大滴的泪珠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几个时辰的虐绑,再加上惊吓,琴岚如今一旦放松下来,整个身子如同坠入
五里雾中,软绵绵的不听使唤,哭着哭着,这美貌的女捕快竟然沉沉睡去。
 
  院外不远处,宋三吃了一口酱肉,一抹嘴,冲着老四说道:「这小妞等会缓
过来,万一不老实不是更麻烦,还不如听我的,趁热打铁,立马就给她过上一堂,
不怕她不招供画押。」
 
  「嘿嘿,三哥这你就不懂了,这美人被咱们弟兄押了半天,身子已经吃足了
苦头,要是立刻用刑折磨,只怕惹得她生出赴死念头,到时候就得用上极刑才能
迫她招供画押了,弄不好受刑不过,再一命呜呼,咱们可就全完了。
 
  「那你说要怎么办?」
 
  「先放她好生休养,好好享受这舒服滋味,我看这小妞如此美貌,必定顾步
自怜,等到激起求生念头,再行拷问,一冷一暖,才可显出严刑的厉害,到时这
小妞必然乖乖听话,咱们让她认什么,她便认什么,岂不是事倍功半。」
 
  「哈哈哈,还是你有办法!那就再放她一个时辰。」
 
  房内,睡梦中的琴岚翻了个身,俏丽的脸蛋泪痕犹存,姑娘嘴角微微翘起,
似乎是梦到了什么……佳人酣睡,吐气如兰,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萧琴岚,上前觐见。」随着差役的一声吆喝,琴岚穿戴整齐,意气风发,
右手轻按刀柄,迈步上前,单膝点地,垂首娇声道:「琴岚在。」
 
  府台大人安坐书案之后,展开一卷公文,看了一眼台下跪着的萧琴岚,说道
「萧姑娘辛苦了。」
 
  「卑职擒获钦犯特来交令。」
 
  「好好好。」府台大人连说三个好字,突然脸色一变,厉声喝道:「萧琴岚,
还不知罪吗?」
 
  「大人,我……」。
 
  「左右,给我拿下。」
 
  两旁边一干衙役左右冲出两个,将琴岚按倒在地,卸去佩刀,取出黑红相间
的劲索,一人扭着琴岚双臂,一人抖绳就绑,呼吸之间,就将琴岚五花大绑起来。
 
  琴岚正欲辩解,却发现捆绑自己的两名差役并未罢手,劲索一转,竟然将自
己胸前一双娇乳上下两道,扎个结结实实,而自己的外衣不知何时已经不翼而飞,
只留贴身的杏黄小衣,任由绳索凌辱。
 
  琴岚大惊,抬头向府台大人争辩,却发现府台大人面目狰狞,对着自己不住
的冷笑,「萧姑娘,你不认识我宋三吗?」
 
  两旁差役也哄笑道:「再捆紧点,这小娘们真够味。」
 
  琴岚在回头看看正在自己身后忙活的两名差役,其中一个凑过来淫笑道:
「萧姑娘,老金我的手艺不错吧,这次不用琴索,你就能多撑一会,好让兄弟们
尽兴了!」
 
  琴岚想要喊叫,刚出一声,随后就被一块硕大无比的毛巾给塞了回去,只能
在呜呜声中被隔绳抽去小衣,赤裸着上身被横七竖八的劲索反复捆绑……
 
  琴岚惊叫一声,翻身坐起,这才发现额头全是冷汗,正当姑娘素手捧心,惊
魂未定之际,房门咿呀一声左右分开,宋三,老四等人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萧姑娘,休息的可好,哈哈哈,我们兄弟特来看你。」宋三一张胖脸阴晴
不定,只看得琴岚心底打鼓。
 
  「三哥,我看萧姑娘是刚才做了噩梦,此刻正心如鹿撞呢,对不对,来来来,
让我们兄弟来帮帮你。」说罢老四便凑上去。
 
  「你要做什么?」琴岚娇呼一声,身子一蜷,缩到床里,双手掩胸,一副娇
滴滴的小女儿姿态,哪里还有半点女捕快的威风。
 
  「哈哈,姑娘别误会,我们此次就是想和姑娘打个商量,如今钦犯已经拿住,
正押在后院地牢,还指望姑娘为我等请赏呢。」
 
  「好,你们放我走,本姑娘保证自会给你请赏。」
 
  「哈哈,萧姑娘未免拿我们弟兄当三岁孩童了,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姑娘只要把这文书签了,我们自当放姑娘上路,如何?」说罢从怀中取出一份文
书,递给琴岚。
 
  姑娘接过,展卷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有负皇恩,误识匪类,谋取朝
廷库银……」云云。
 
  琴岚看不到一半,就气的娇躯微颤,知道这帮人恐自己将来报复,又贪图赏
银,故此意图诬陷自己。
 
  想到此处,不禁火往上撞,双手将文书一团,用力扯个粉碎,狠狠丢在老四
脸上。
 
  没想到老四躲也不躲,只是冷笑一声:「萧姑娘,看来是不肯合作了?」
 
  「呸,你们这些狗贼,休想诬陷本姑娘。」琴岚气的粉拳紧握,俏脸涨红。
 
  「嘿嘿嘿,看来姑娘是休息的不错,这麽快就忘了我们兄弟的手段,老金!」
 
  伫立一旁的金大等人早就摩拳擦掌,一听老四发话,上前几步,把手中早已
准备好的两捆麻绳「啪」的一声丢在琴岚面前,谄笑几声:「美人,还是我们弟
兄伺候你吧,你看是我们费尽动手,还是小妞你老老实实被好双手跪在地下。」
 
  琴岚看着地上两大捆麻绳,心头一紧,自己过往的遭遇又浮上心头,不禁失
声叫道:「你们要干什么?」
 
  「哼哼,看来萧姑娘不肯就范,老金你们费点劲伺候一下吧!」老四抖抖衣
服站起身来让出一块空地。
 
  「得嘞。」老金等人兴高采烈,一拥而上,也不管琴岚不住踢打,捉着姑娘
手脚,把琴岚拖下床来,几脚把姑娘踢翻在地,反身按住,一个人将姑娘臂膀反
扭过来,老金把琴岚不住挣扎的双腿踩住,腾出手来取过一捆麻绳,一边抖开绳
索,一边狞笑道:「小妞,今天人你见识见识金爷的手段!」说罢,俯身就绑。
 
  琴岚这会身子虽不像刚刚松绑之时那般难过,但也是骨软筋酥,连一半的力
气也施展不出来,直到被反扭双臂跪倒在地,姑娘都恍如梦中一般。
 
  压颈,锁臂,高吊,反绑一切都和梦境一般无二,琴岚紧咬下唇,噙着泪水,
任由这帮贼人处置自己。
 
  伴着老金几近疯狂的推拉,姑娘双臂被慢慢吊高,随着一阵阵的疼痛,琴岚
知道这是要给自己捆绳打结,故此才反复抽紧绑绳。
 
  直到反剪得双腕提至后心,琴岚在也忍住不疼痛,樱口一张,叫了出来,此
刻身后传来一阵兴奋地声音:「这小蹄子还真他妈够味,紧成这样子才出声!」
 
  「原来是自己不曾出声,便要反复虐绑自己。」琴岚心中默默想道。
 
  头一偏,透过床边铜镜,只看到一个体态窈窕的女子跪在床边,反剪的双臂
缠死七八道绳圈,反提的双腕和后颈之间的麻绳缠成儿臂粗细,吊的这女子仰首
挺胸,凄美柔弱之中倒反添了几分香艳。
 
  「这便是捆绑好的自己吗?」琴岚偷偷看了看地上仍然富裕的大截麻绳,心
知还未结束,垂首看看自己的傲然酥胸,「是要如梦中那般吗?」想着想着,竟
然晕生双颊……
 
第七章下半部分
 
  正当琴岚被捆的结结实实,胡思乱想之际,老金已然拾起地上另外一捆绳索,
几下抖开,准备玩些花样出来。
 
  站在一旁的老四突然发话:「等等再捆,咱们先请萧姑娘到上房,再好好的
商量,带走!」
 
  老金一脸的沮丧,泱泱的收起绳索,虽未能尽兴,但也不忘对姑娘加以折磨,
一把抓住琴岚双腕和后颈之间的绳子,狞笑一声:「等会金爷再好好收拾你!
「,狠狠地把姑娘从地上生生提起,不等琴岚站稳,再用力一推。
 
  琴岚一个趔趄,跄出几步,被一个喽啰一把抓住,反过身姑娘,又推回到老
金身边。
 
  那边厢老金伸出大手,正对着琴岚自己送上门来的一双美胸,姑娘气急,膝
盖一弯狠狠顶向老金的胯下。
 
  老金一声惨叫,捂着小腹跪在地上,旁边几个喽啰一拥而上,把琴岚按住,
有两个人一左一右,把胳膊从姑娘被绑着的手臂两侧插进去,探到肩头按住,在
齐齐用力一压,伴着一声娇哼,把琴岚结结实实拿住,老四这才慢慢走到琴岚身
后,突然一抬腿,重重踢在姑娘腿弯,两旁挟着琴岚的喽啰顺势一放,琴岚扑通
一声又跪倒在地。
 
  老四伸手掏出一副脚镣,俯身按住姑娘的小腿,「咔两、咔」两声轻响,把
一双玉足锁了起来。
 
  完事之后这才一挥手,一伙人鱼贯而出,萧琴岚被两个人挟着,几乎脚不沾
地的给拎了出去,只留下一个老金,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不住的叫骂。
 
  一伙人穿廊过院,来到后院一处屋舍,开门之后把琴岚当先押了进去,再往
地上一扔。琴岚挣扎着跪坐起来,四下打量这间屋子,只见四面墙壁上悬挂着长
枷短铐、麻绳铁索,屋子四周木枷、拶指、烙铁、夹棍,各种刑具更是一应俱全。
一圈下来看的姑娘心惊肉跳,娇躯不禁轻轻一颤。
 
  姑娘这点细微举动自然被老四看在眼里,他嘿嘿一笑:「大美人,我劝你还
是老老实实合作的好,不然弟兄们费事事小,你看看这满屋的家伙,要是一样样
给你过个便,只是可惜了你这细皮嫩肉的美人。」
 
  琴岚想想过往的遭遇,又看看自己满身的绑绳,心之就算招供,也必难幸免,
牙一咬心一横,索性豁了出去,仰起俏脸娇喝道:「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本姑娘宁死也不画押!」
 
  「好,好。」老四连说两个好字,大手一挥,旁边几个小喽啰早已按耐不住,
一哄而上,有的从墙上取绳子,有的把琴岚按住,虽然人多手杂,但却毫不忙乱,
可见轻车熟路。
 
  不多时,琴岚反绑的双手、被锁死的玉足都已经被加捆了两股绳索,而且都
将另外一头扔过房梁,各有一人握在手中。
 
  两个喽啰此时把琴岚身子架起来,另外一边的人将加捆在琴岚双手的绳索慢
慢拉紧,直到姑娘双脚快要离地,这才把绳子往墙面的铁环上绑了一个活扣。
 
  架着琴岚的两个喽啰四目一对,突然用力一扫琴岚的脚踝,琴岚惊叫一声,
身子往前一扑,吊着身子的绳索即刻绷紧,不等姑娘双脚站回原处,等在另一边
的大汉把手中的绳索用力一拉,几下就将琴岚双脚高高吊起,直到姑娘脚上头下,
斜斜的吊在空中方才罢手。
 
  「抬过来。」老四一挥手,有人将一张木桌抬来放在琴岚下面,又有几个喽
啰抬着一只木桶,桶中盛满清水,颇为费力的放在桌上,这样一来,琴岚便只能
用力抬起俏脸,才坎坎使自己不致浸入水中。
 
  老四踩着一张长凳,探手抓着姑娘发髻,用力一提,迫琴岚扬起稽首,阴笑
道:「美人儿,在要不说,便让你尝尝这寒鸦凫水的滋味!」
 
  琴岚想要挣扎,奈何被提着发髻动弹不得,便美目低垂,紧紧咬着下唇,一
言不发。
 
  老四见琴岚一副不肯合作的样儿,便不再发问,手上用力,将琴岚狠狠按入
水中,任凭姑娘如何挣扎,都死死按住。
 
  琴岚起初还能闭气,时间一长,便难以忍受,在水中拼命挣扎,怎奈身子被
吊在空中,又有一只大手捉着自己发髻死死按住,根本用不出力,眼看再也憋不
住气,啊的一声,樱口一张,一股冷水直入口中……
 
  这边老四约莫着时间也差不多了,看琴岚挣扎的愈来愈厉害,便把姑娘从水
中提起。
 
  这水淹之刑,琴岚自己也知晓一些,本以为老四会先让自己喝几口水便提起
来拷问,哪知竟是一副要活活淹死自己的架势。
 
  琴岚连呛两口清水,仆一离开水面,便不住的咳嗽,老四也不急着拷问,待
姑娘刚刚空出几口水来,娇喘未平之时,突然发力又把琴岚按进水里。
 
  此番入水,琴岚毫无防备,上来就呛进一大口水,适才只顾娇喘,在想闭住
呼吸,已然不能,正当忍受不住之时,又被提出水面。
 
  老四哈哈大笑:「萧姑娘,这滋味如何,来人呐!把姑娘的脚放下来,好让
这美人舒服一些。」
 
  旁边有人将桌子移开一些,再把系着琴岚双脚的绳索放开,紧着双手的绑绳
又略略提起,一时间琴岚又被五花反吊起来。
 
  琴岚心里知道,这老四看似好心,其实她刚受水刑,倒吊着反倒能控出水来,
此番反绑着吊起来,姑娘连气都快喘不上,稽首低垂不住的干呕。
 
  老四走过去捏着姑娘脸蛋,用力一板,冷笑道:「萧姑娘,你暂且慢慢休息,
先请你看场好戏,咱们再好好商量。」回头喝道:「来人,带上来!」
 
  琴岚挣扎着抬眼观瞧,只见两个汉字一前一后,押着两个女子走了进来,二
人皆五花大绑,蒙眼堵嘴,从身形发髻上看,走在前面的高个女子好似出阁的少
妇,后面的女子身材娇小,盘着双平髻,便是未出阁的少女无疑了。
 
  二女被押到屋中跪下,老四走上前去,一提那少妇的衣领,左右一分,只听
一阵衣帛破裂之声,那少妇胸前已是春光大泄。
 
  老四嗅了嗅手中的肚兜,从腰间拔出匕首,回头看了看琴岚,阴笑道:「若
等会姑娘还不开窍,这便是你的榜样了。」
 
  说罢,伸手捏住那少妇胸前两团软肉,刷刷两刀,将那两颗绛红色的肉丸割
了下来!
 
  琴岚想喊住手已是不及,美目一闭,心中又气又怕,此时老四一边用肚兜擦
着匕首,一边走到那个少女面前,淫笑道:「听说这小妞生得极美,待大爷好好
看看。」说罢便探手去解那少女的衣衫。
 
  琴岚再也忍受不住,娇喝道:「你住手,我与你们画押便是。」
 
  「还是萧姑娘识相。」老四转身过来,用刀尖一挑琴岚的脸蛋,「姑娘若是
再不乖乖答应,等会便把你先淹个半死,在剥掉衣衫,本大爷亲自把你的一双奶
子挑了,哈哈」。
 
  刑房一角,琴岚已被去掉绑绳,独留双脚的铁镣,有人给她拿过朱砂和供纸,
让姑娘画押。
 
  琴岚自知便是顺从也难以幸免,但尚可少受些凌虐,想到此处,一双美眸泪
花滚动,玉手沾了朱砂,往纸上一按……
 
  早有人等在一旁,撤去纸张,取来绳索,琴岚也不反抗,任由两个人将她压
肩吊臂结结实实的五花大绑起来,棉布封口,一条双股麻绳勒在口中,在脑后紧
紧打结,双眼亦被蒙死,脚镣撤去,换了绳索由脚踝密密捆到小腿,收拾停当后,
有人将琴岚架起,反吊在屋中。
 
  院中,宋三和老四正在窃窃私语,不多时,命人唤来老金,说道:「如今给
你一个美差,那屋中的女捕快已然收拾停当,只缺一手脚麻利的兄弟把她……嘿
嘿嘿,不知老金你……」。
 
  那老金也是个亡命徒,又贪美色,听宋三这样一说,忙答应道:「三哥,这
事就包在我身上,只不过,那小妞如此美貌,兄弟我能不能……嘿嘿嘿」。
 
  宋三一听满口答应:「这等辛苦事,权当给你的好处如何?」
 
  「多谢三哥」。
 
  谈妥之后,老金摩拳擦掌的准备去了,这边宋三和老四指挥手下准备车马,
又从地牢中提出金牡丹,给些水粮,又复捆绑结实,置于车上,一伙人出了院落,
只留下老金和捆得如同粽子一般的萧琴岚。
 
(责任编辑:kb100)
顶一下
(105)
58.3%
踩一下
(75)
41.7%
------分隔线----------------------------